中国知青网文化 专栏散文小说 → [原创]一个中国农民被体制阉割的过程(报告文学)


  共有2542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一个中国农民被体制阉割的过程(报告文学)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蓝宝宝
  1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2010 积分:11150 威望:0 精华:3 注册:2011/4/24 21:48: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6/6 9:22:00 [只看该作者]

八、
事情还得往前倒叙,自从2009年1月份倩倩将户口迁往女儿的户口所在地,与此同时倩倩将金生的农民户口随之一同迁往上海,那时金生老农民已经年满62周岁。在金生户口迁往上海前,他60周岁时,便一次性掏21559元钱1买了当地农村15年一次性的农民社保。刚开始时一个月发放100多元,之后增加至200多元,加之中央监督地方政府发放的农民阳光养老金100元,合计323元。金生的年龄早已过了60周岁,但是这323元“养老金”根本不够他个人的生活。于是即便他丧失劳动能力,也必须再打工找营生养活自己,这是中国老年农民的真实生活状况,实在做不动了只能靠这323元过生活。

金生的合医保缴费是每年年底预缴下一年的费用。刚开始时有过每年20元,60元,80元不等的缴费,但门诊报销金额比例很低。之后随着物价的涨势,每年缴费的金额也逐年递增,有过每年100元,120元,160元,180元不等的缴费,在2013年缴费升至200元,门诊报销金额比例随之增加。

之后,倩倩与金生在上海的女儿生了小宝宝,金生前往上海带宝宝。倩倩每年年底前便为金生预交下一年的合医保费用,每年如此。倩倩为这个农民丈夫办理任何事情觉得是应尽的义务,她同情这个中国农民,尽管倩倩并不真爱这个农民。因为这是政治运动所造成的婚姻,其实这里不存在爱情,只有亲情的成分。倩倩觉得,即便他们解除婚约了,她也愿意为前夫办理预交合医保费用。有道是“一日夫妻百日恩。”便是此意。

时间到达2012年的年底,每年预缴和医保费用的时间又到了,倩倩为金生办理预缴合医保费用不知是第几个年头了。倩倩像往年一样,办理完缴费手续。接下来,按理应该是安然无事,哪里想到2013年上半年倩倩碰到了一桩太恼火,头大的事情。

金生原本是当地的老农民,他的户口是60周岁后迁往上海的。他的关系,包括农保、合医保、承包田都在之前的户口所在地早就办理妥当,就如退休工人在原户口所在地单位的关系一样,不随户口变动而变动。尽管他的户口去了上海,但是他的农民身份永远不会随之改变。因为这个老农民在上海不可能有他退休前的农民或居民的根基人权、利益,上海的补贴只是象征性照顾困难人群的民生救助。譬如,一个退休工人他之前的关系,包括养老金、医保底线权益都在原所在单位。这个退休工人退休后,他的户口回到原籍或配偶的户口所在地,难道原籍或配偶的户口所在地有他的这些关系吗?金生这个老农民的关系毋容置疑是在他原户口所在地——浙江农村,他的关系与人权、利益当然不是随着户口的变动而变动。倩倩与金生的情况是同样的道理,他们的关系、权益不随户口的变动而变动。因为这是政治运动遗留下来的后遗症,所有这一切都是那时代造成的恶果。

2013年的上半年,倩倩听知青们说自己在浙江的医保卡需要办理旧卡更换新卡的手续,倩倩去有关部门办理完之后。回到家突然想到金生的那张合医保旧卡是不是也要更换新卡呢?于是她去当地村组织询问有关事项。谁知道,倩倩不问没啥事,一问来事了。

倩倩如阶级敌人一样,被村组织那陆蚯碧抓到把柄了。那坏女人可不得了了,施展淫威,穷凶极恶的对待倩倩。倩倩又一次领教了什么是坏女人,什么是恶女人的作为,什么是打击报复。那陆蚯碧简直像一条剧毒蜥蜴一样,瞪着毒蛇般的小绿豆眼睛,吐着鲜红的信子,舞动四肢欲想攻击人之时,那整条流线型之物站起时的姿态太像毒性动物攻击人时的状态。

当时倩倩并不知道她已经升任为书记秘书,堂堂村组织文书,这个坏人升迁消息是之后村人告诉倩倩的。其实那时候村组织早已发生过人事变动,倩倩在前面文中叙述过,那是在农民聚众不闹事之后发生的村组织人事变动。当然倩倩是事后才知道的,叙写此文是以回忆的方法,倒叙穿插顺叙创作的。

陆蚯碧的会计工作那时已经由之前的妇女主任——李珍珍担任,陆蚯碧这个不称职的原会计职位,升任为更不称职的秘书、文书职位。李珍珍对人还是比较热情,态度较好。李珍珍对人不坏,村人碰到什么问题都喜欢向她询问。倩倩每回有事也总是向李珍珍打听,询问有关事宜,这回倩倩还是向李珍珍询问相关事宜。

“珍珍,金生的旧合医保卡要不要更换新卡?”倩倩问原妇女主任,现任会计的李珍珍。

“倩倩,旧卡不需要更换新卡,旧合医保卡仍旧能够使用的。”珍珍态度很好,满脸笑容回答倩倩。

“你给我听好了,你们俩的户口都不在这儿,吴金生不能享受合医保。”倩倩没有问陆蚯碧,陆蚯碧像条毒蜥蜴一样哧溜一下从旁边窜出话来。她那丑陋的五官,长在奸削的小头颅上,与那随时想攻击人的蛇头太相像了。她摇晃着蛇头般的脑袋,态度恶劣,满脸凶光,插进倩倩与珍珍的对话,吐出一句趾高气扬,像煞有介事的话。

“我没问你,你吼什么?”

“我就说了,吴金生不能办合医保。”

“你什么意思?关你何事?你什么人,谁给你这么大的权力?”

“我就这么大的权力了。”

“你什么意思,你再说一遍。”

“我就说了,吴金生的户口不在这儿,不能办理合医保手续。”

“吴金生原本就是这儿的老农民,他的关系都在这儿。再说了吴金生在原户口所在地具有的承包田,办理的农保、合医保关系都是在他户口迁往上海之前便存在,换句话说他这个农民身份到哪儿都不可能改变原有的身份。因为上海只承认吴金生户口是60周岁以后迁往上海的,也就是说他的一切关系,包括承包田、农保、合医保关系都在原户口所在地。”

“根据户籍办理合医保手续,吴金生就是不能办理合医保手续。”

“你满蓬插旗,不得了了。”

“我说了,就是不能办。”

“你以为你是谁,吴金生的合医保早在几年前办好的,我办了怎么样?”

“办了也没用,必须退出来。”这毒蜥蜴大发淫威,不可一世。

“你以为你是什么了不起的托塔李天王,气焰嚣张,欺压民众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倩倩嘴上说着,她真正看到了坏女人的恶势力,张扬到耀武扬威,恶贯满盈的地步,这坏女人的心肠真是毒如蛇蝎。

“你妈B,我就有这权力了,你看咋样?”

“大家听到了,作为村干部非但态度恶劣,还先骂人,欺负老年人,无法无天,压制民众,想剥夺民众的正当合法权益。”

“你是什么民众?”

“我不是民众,你说是什么?”

“你是刁民。”

“亏你还是一个村干部,骂民众是刁民。作为一个村干部,说不出一句道理,居然开口闭口骂人,你像什么村干部!”

“你去告我呀,我不怕。我就骂你了。”

“你骂,你以为人家不会骂!只是人家不与你一般见识。你那只扁啪啪才是名符其实最肮脏不堪的,用马桶笤帚怎么刷都刷不干净的破扁啪啪货色。”

 

毒蜥蜴握紧拳头又想冲过来打倩倩,被李珍珍几次拦住拉开。

“你不但不说道理,开口闭口骂人,还想动手打人。上次找你摘录会计原始明细凭证,你动手打我的事情,我还没有向你算账,这次你又想动手打人了。是会计却不会干会计份内的活,不会摘录会计原始明细凭证,这是文盲的表现;动不动谩骂老年人,还动手打人,欺负老年人这是流氓的表现。作为村会计坐在这位置上会干什么,只会骂人打人,欺负老年人,除了这些你还会千方百计利用手中权力剥夺、吞噬民众底线人权权益,你的行为恶毒得真像一条毒蜥蜴。”倩倩的重磅炮弹出膛了,继续说道“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的社会,我还是给你上上课吧。民主自由是当今社会的进步思潮,你想阻止民众说话,你想压制民众,你的思想还停留在专制社会那一套老掉牙,腐朽不堪的阶段。你称王称霸,肮脏龌龊。你看看你什么德行,在座的村干部有哪个像你一样,像泼妇骂街,又像恶势力专横跋扈,这个镇组织怎么会让你这样素质差的人坐在村干部的位置上,这镇组织某些人的眼睛有问题,有毛病。民众养着像你一样的文盲加流氓实在是太冤了,你坐在这个位置上是干什么吃的。你们得了便宜还卖乖,居然还骂民众刁民。”倩倩发泄着心中的愤怒,还没把话说完,珍珍在一旁劝说道“上海阿姨消消气,有话好好说。”

“珍珍,我是有话好好说。是她蛮不讲理,利用权力,以权压人。而且作为一个村干部,欺压老年人,对待民众态度不好不说,居然开口骂人,还想动手打人。“倩倩向珍珍说着,继续向那泼妇,文盲加流氓丢过话去“你先骂我,我一个老年人,只会说理,你硬逼着我生气,骂还你。你以为民众是好欺负的,我难道不会骂人?但是我还是没骂你,而且是你先开骂的。你妈不生逼,怎么生出你啊?你摸摸自己那扁啪啪,你那扁啪啪的肮脏程度谁不知道,有道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倩倩同样不示弱,拍着桌子继续说“你以为有什么了不起,利用权力搞打击报复。欺负老年人,还想与上次一样打我,做你的大头梦吧。如今的刘倩倩不是几年前的大愚民了,你还想骑在民众头上作威作福,拉屎撒尿,你想都别想。”

那条毒蜥蜴瞪着小绿豆眼,口中骂着粗言,那抽筋的脸蛋变成了酱紫色,如蛇头呈攻击样状态,她捋起衣袖,握着拳头,居然几次三番还要扑过来打倩倩。倩倩此时想到自己是老年人,瘦弱单薄,不是那条毒蜥蜴的对手,而且此时是春天了,冬天已经不穿羽绒衣,如果再像上次一样,冷不防被她三拳头,哪怕自己再有理也不合算,好汉不吃眼前亏。倩倩想别与那毒蜥蜴一般见识,还是收场回家。尽管倩倩很愤怒。

这个时候,倩倩被李珍珍劝说着,拉到了办公室的外面。李珍珍的态度是温和的,她笑容满面,热情接待民众。她非但没有阻止吴金生办理缴费合医保的手续,即便政策硬性规定不能办理合医保缴费手续,李珍珍也会和颜悦色的好好解释,哪会像那种混账女人用这样恶劣的态度对待民众。其实特色政策对于我们这样由于政治运动造成的特殊历史后遗症是不能硬搬照抄所谓文件不文件的。

倩倩还是没有消气,挣脱李珍珍的手,折回办公室,对着那不可一世的坏女人说道“吴金生现在的身体还没有问题,如果一有问题,我会找你算账的,你看着办吧。”

那坏女人又是一阵谩骂与想打架的架势,她非但骂倩倩,还想打倩倩。因为她没道理可说,说不过倩倩,她想欺负老年人,唯一的办法只有采取动手打老年人的行为,才能显出毒蜥蜴的威风。倩倩火气很大,又冲进了办公室,俩人正在火头上,倩倩嘴上不饶那毒货,那毒货只想打人。倩倩说道“你还想动手打人,欺负老年人,你今天敢动我一个手指头,我马上报110。”那毒货的气焰还是嚣张得很,还是想动手打人。李珍珍左劝右拉,把倩倩拉开,让倩倩不说话,才能熄灭毒蜥蜴的火焰。正在此时,她的大树、靠背、相好、新书记——林槐乱从办公室的后门如变魔术般的闪了进来,说道“办理农民合医保缴费就是根据户籍。”他办什么事都一口咬定户籍两字。

“吴金生原本的户口就在这儿,谁都知道他是这儿的老农民。他办合医保手续在先,户口迁往上海在后,而且是60周岁后迁往上海的。”倩倩据理力争。

这毒蝎子女人有人撑腰,更是不可一世的得意忘形。由此这一对雌雄毒蝎子在这土地上掌着大权,千方百计利用手中权力打击压制民众,刁难民众,尽量剥夺吞噬民众正当合法的底线人权权益。至此,这一对坏男女双双亮相,演绎坏人角色淋漓尽致。男人冒充掌握政策的好干部,女人实在是不学无术,下三滥的货色,于是只能撒泼,如打砸抢分子一样,干骂人、打人,不说人话,不讲道理,文盲加流氓的无耻行径,来压制说理的民众。

倩倩是这样想的“那剧毒蜥蜴居然让金生这老农民买外地年轻农民工的居民医保,睏昏她的毒头。外地打工民工是年轻人,金生的关系原本是这儿的世代老农民。外地民工的医保自然是那种缴费多,报销比例少,年轻人的医保。金生是老农民,他的关系不受户口迁移变动的影响。”所以倩倩火气很大。

底层村级干部XXX,XXX利用权势,剥夺公民底线人身合法权益,搞打击报复。作为年轻人欺负老年人,竟然想动手打老年人未遂;作为“公务员”欺负老百姓,竟然骂民众为“刁民”;作为“干部”无理谩骂平民,并想动手打人未遂。那毒蜥蜴般的女流氓蛮不讲理,想剥夺民众的话语权。年轻人先用脏话谩骂老年人,并蓄意行凶动手打人未遂的野蛮恶劣行径情节恶劣。这样丑陋行为的女人哪像一个国家公务员的形象,这样的素质根本不配坐在这个为民众办事的位置上。倩倩要把这些人的野兽行为公布于众,让民众来“观赏”一下这些喝着民众血的烂货女人的丑恶嘴脸,一睹他们的“风采”,评判一下这些坏人的恶毒行为与欺压民众嚣张跋扈的气势。民众把他们养得白白胖胖,可这些耀武扬威的寄生虫却干着欺压民众的丑恶勾当。他们的恶劣行径是民众所不能容忍的,他们所谓的特色土政策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牲畜举止,他们剥夺民众合法权益的做法是牲畜行为,是反人类的行为。

李珍珍还是再三拉着倩倩,劝道“有话好好说,别生旺火,身体第一。”

王华根过来也劝解倩倩,说道“上海大姐,别生气,保护身体第一。”

村人听到响声,过来围观,虽然不说话,但脸上充满愤怒表情。看得出,他们支持倩倩,只是碍于明哲保身,不得罪人的前提,当场没表示观点。过后,村人对于这一对豺狼本性的坏人行为都表示愤慨与反对。

“珍珍,你说得对,我年纪大了,我不想与这种不讲道理的人说话了。王华根,我听你们的劝,不生气,保护好自己的身体。这地方坏人得势,没什么道理可讲了。我看他们今后欺负谁,总有一天他们会被觉醒的村人丢进臭水浜中的。”倩倩说完,大笑三声,向坏人处吐了三口唾沫,跺了三脚,离开了林槐乱与陆蚯碧盘踞的村委会办公室,往家赶。

 


 回到顶部
总数 15 1 2 下一页